回复 发表
点击:1761 | 回复:2 谈股论金 > A股首只“破面”退市股真的来了!

数数道
积分:4918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9 16:17

  8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这也让中弘股份成为A股史上首家因股价连续低于面值而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

  深交所还表示,中弘股份将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此外,根据相关规则,中弘股份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中弘股份作为A股首只“破面”退市股,参与其中的众多资金踩雷:
  1、27万股民踩雷  
  截至三季度末,中弘股份股东总户数为27.45万户。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二季度末股东数量,三季度股东户数增加了2.8万户。
  2、众多基金踩雷  
  中弘股份三季报十大股东变化来看,仅有一只基金产品——南方中证500ETF,而且加仓1489.78万股。不过作为中证500成分股的中弘股份,可以确定的是,三季度加仓的不仅只有南方中证500ETF基金。
  3、停牌前众多资金豪赌踩雷  
  由于A股市场此前暂无因股价不足1元而退市的先例,不少投机资金豪赌中弘股份峰回路转起死回生,在中弘股份停牌前的两个交易日大举杀入。
  4、78亿债务逾期  
  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
  首只“破面”退市股来了
  深交所发布公告称,2018年11月8日,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深交所表示,中弘股份成为首家因股价连续低于面值而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深交所坚决落实退市主体责任,依法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是对市场主体自治行为和投资者市场化选择的尊重和保护,是进一步健全资本市场基础功能、提升资本市场有效性、强化理性价值投资理念的体现。
  在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决定前,深交所依法依规履行听证程序,充分保障上市公司申辩权利。
  10月23日,深交所向中弘股份发出《事先告知书》告知其有权申请听证,同日公司提出听证申请。
  11月6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中弘股份终止上市听证会,充分听取公司现场陈述及申辩意见,获取更全面审核信息,同时向当事人明确揭示作出终止上市决定所依据的事实及规则条款,确保退市审核程序合法合规,市场主体的参与权、知情权得到有效保障。
  同日,上市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对中弘股份终止上市事项进行审议。根据上市委员会的意见,标准客观、事实清晰、依据明确,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11月16日进入退市整理期
  深交所公告称,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4.23条的规定,公司股票将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根据相关规则,中弘股份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挂牌转让。深交所将督促公司充分披露股票终止上市后投资者办理股份确权、登记和托管的安排,公司联系方式和了解公司信息的途径,以保障投资者权益。
  深交所表示,股票终止上市后,中弘股份仍然属于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应当遵守《公司法》等的规定,继续履行公众公司的相关义务并承担社会责任,确保公司股东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不因公司股票上市地位发生变化而有所改变。
  深交所公告中提到,下一步所将按照中国证监会的统一部署,严格履行一线监管职责,坚持退市制度市场化、常态化、法制化,通过优胜劣汰、进退有序的市场化方式切实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持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联合相关部门支持上市公司纾解发展中的困难,助力上市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做优做强;引导市场主体归位尽责,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的知情权、交易权,增强市场活力与信心。
  四大提示谨记
  1终止上市
  2018年11月8日,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2退市整理期切莫随意买入
  中弘股份将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
  退市整理期是为退市公司投资者在公司股票摘牌前提供的最后交易机会,目的是释放风险,投资者要认真阅读公司发布的相关公告和《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整理期业务特别规定》,高度关注即将摘牌公司的投资风险。
  3退市后进入股转系统
  根据相关规则,中弘股份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4退市后仍需履行信披义务
  股票终止上市后,中弘股份仍然属于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应当遵守《公司法》等的规定,继续履行公众公司的相关义务并承担社会责任,确保公司股东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不因公司股票上市地位发生变化而有所改变。
  众多资金豪赌踩雷
  10月17日是中弘股份停牌前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尾盘跌停,报收于0.82元,也是中弘股份连续第19个交易日收盘低于1元,即便10月18日涨停,股价也不足1元,按照深交所规定,退市几乎已成定局。
  市场人士分析称,A股市场暂无因股价不足1元而退市的先例,不少投机资金豪赌中弘股份峰回路转起死回生。从17日盘后龙虎榜数据也可以发现,仍有多家游资杀入,投机不成反踩雷。银河证券上海长宁区镇宁路、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分别买入795万元、664万元。

  10月18日,中弘股份虽然跌停开盘,成交量也相较前一交易日有所减少,但全天成交额已然高达5739万元,特别是下午2:45之后,时不时有大单涌入。


  在退市几乎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即使拉至涨停,股价也不足1元,为何仍有大单频频买入,着实令市场不解。如今中弘股份退市格局已定,众多资金豪赌踩雷,即使进入退市整理期,也将面临连续一字跌停板,出逃并不容易。
  定增资金几乎全军覆没
  从中弘股份三季报数据来看,前十大股东中有2只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3只集合理财计划,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这5只产品均为定增产品。

  中弘股份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进行股份定向增发,股份于2014年12月8日和2016年4月20日上市,相应股份于一年后解禁。
  具体来看:
  2014年,申万菱信基金、海通证券、宝盈基金、财通基金、东海基金、招商财富资管、申万菱信资管和中泰资管8家机构参与中弘股份定向增发,如今6家机构已经悉数退出,但仍有2家机构还未完全退出,分别是齐鲁证券资管-交通银行-齐鲁碧辰1号定增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招商财富-招商银行-硅谷天堂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暂居中弘股份第4大股东和第5大股东。
  2016年,国都证券、招商财富资管和中泰资管3家机构参与中弘股份定向增发,至今3家机构还未退出,期间仅减持少部分股份,分别是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增富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国都证券-浙商银行-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齐鲁证券资管-兴业银行-齐鲁碧辰8号定增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暂居第2大股东、第3大股东和第8大股东。
  如今中弘股份退市格局已定,5只定增产品几乎无路可逃。
  27万股民和众多基金踩雷
  截至三季度末,中弘股份股东总户数为27.45万户。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二季度末股东数量,三季度股东户数增加了2.8万户。

  从三季报中弘股份十大股东变化来看,仅有一只基金产品——南方中证500ETF,重要的是,该基金在三季度加仓了中弘股份1489.78万股。

  由于基金三季报对全部持股不进行披露,所以暂时无法看到是否还有更多基金持有中弘股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加仓的不仅只有南方中证500ETF基金。
  从半年报数据来看,作为中证500成分股的中弘股份,被不少被动型指数基金或ETF基金持有,从ETF三季度申购数据来看,多数ETF实现净申购,因此不少ETF基金在三季度只能选择被动加仓中弘股份。

  半年报数据显示,共有49只基金产品持有中弘股份,涉及29家基金公司,其中持有中弘股份超过100万股的共有8只基金产品,分别来自南方基金、国泰基金、广发基金、平安大华基金、华夏基金、嘉实基金、申万菱信基金、天弘基金。
78亿债务逾期,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
  10月29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截至2018年10月29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近期公司及子公司偿还了部分借款),全部为各类借款。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其实,中弘股份陷入困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关心中弘股份的除了投资者,还有为数众多的金融机构债权人。自今年6月份以来,中弘股份就开始陆续发布《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至今已发布20份。

  据券商中国记者整理中弘股份公告发现,78亿的债务逾期至少涉及19家债权人,包含银行、券商、信托、私募等多家金融机构,分别是:
  安徽中安融资租赁、安信信托、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银行、光大兴陇信托、国诚资产坤石6号私募投资基金、吉林省信托、钜亿(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南洋商业银行(中国)东莞支行、厦门国际信托、陕西省国际信托、上海里鹏投资管理、深圳高新投集团、西藏信托、至卓飞高企业管理咨询服务(韶关)、中建投信托、中山证券等。

  仙股危机来了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截至11月8日收盘,沪深两市“仙股”共有3只:中弘股份、金亚科技(0.770, 0.00, 0.00%)(维权)*ST海润(0.870, 0.00, 0.00%)(维权),收盘股价分别是0.74元、0.77元、0.87元、0.99元。其中金亚科技、*ST海润已被交易所暂停上市,金亚科技更是因为造假上市已经进入退市程序。
  此外,随着A股行情持续下挫,低价股阵营也不在不断壮大,股价在1元-2元的“准仙股”共有35只,其中16只为ST股,例如ST锐电(1.130, 0.03, 2.73%)(维权)*ST凯迪(1.300, 0.06, 4.84%)(维权)*ST华信(1.260, 0.02, 1.61%)、*ST百特(1.310, 0.00, 0.00%)(维权)*ST中绒(维权)等等。


  曾几何时,退市对于A股市场或是股民还是一个较为陌生的领域。但进入2018年之后,退市新政的陆续发布,A股退市进程以及进入常态化。  A股退市进程加快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年内已有3只退市股,分别是退市吉恩、退市昆机和烯碳退。
  5月22日,上交所公告称,*ST吉恩、*ST昆机终止上市。
  5月28日,深交所对*ST烯碳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
  此外,深交所还对金亚科技和雅百特启动了强制退市机制。
  6月27日,深交所对金亚科技启动强制退市机制,明确了金亚科技退市的六大问题。
  7月6日,深交所对雅百特启动强制退市机制。

数数道
积分:4918

回复 沙发 发表于 2018-11-09 16:22
中弘股份退市一锤定音 绩差股难翻身游资火中取栗                        




                                                                                                                                                                                                                                                                                                         


  中弘股份退市“一锤定音”。
  11月8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深交所表示,下一步将严格履行一线监管职责,坚持退市制度市场化、常态化、法制化,通过优胜劣汰、进退有序的市场化方式切实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公司将在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30个交易日。对27万股民而言,是重要的退出机会,深交所呼吁,高度关注即将摘牌公司的投资风险,切莫随意买入。另有6只资管产品“踩雷”,涉及招商财富、国都证券、齐鲁证券资管等机构。
  一边是“1元退市”,一边却是ST概念股狂欢。数据显示,在最近15个交易日里,在游资炒作下,ST概念指数上涨16.73%,其中*ST长生在8日当天上演“地天板”。业内人士表示,投资者不要对ST股、绩差股心存侥幸,主要因为壳价值有限,基本面恶化易爆雷,退市风险不容小觑。
  27万散户退出的关键期
  11月8日深交所表示,今年以来中弘股份陆续披露业绩大额亏损、多项债务逾期、主要项目停工等重大风险事项,投资者通过市场化行为表达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判断。9月13日至10月18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属于《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
  这成为史上首个因市场指标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据了解,在几天前(6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中弘股份终止上市听证会。同日,上市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对中弘股份终止上市事项进行审议。
  随着中弘股份退市结果确定,股民迎来关键的退出阶段。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4.23条的规定,公司股票将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根据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股东总户数共有27.45万户,较第一、二季度呈增长态势。未来30个交易日将成为散户“逃生”的重要时期。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进入退市整理期以后,即使公司股价被炒至1元以上,也不可能改变退市结果。
  同时,中弘股份背后还有众多机构投资者,前十大股东中共有6只资管计划,招商财富、齐鲁证券资管、国都证券等均“踩雷”。
  其中,“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增富1号专项资管”持股最多,截至三季度末,持有8亿股,为第二大股东;“招商财富-招商银行-硅谷天堂2号专项资管计划”持有1.63亿股;“国都证券-浙商银行-国都景顺1号资管计划”持有5.78亿股,为第三大股东;齐鲁证券资管的两款产品——齐鲁碧辰8号资管计划与齐鲁碧1号资管计划,分别持有5560万股、5.15亿股。
  深圳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分析表示,机构投资者体量较大,在退市整理期难以完全退出,“大概率到股转系统进行转让。”
  深交所表示,根据相关规则,公司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警惕绩差股风险
  对于中弘股份退市结局,多名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是市场效率的体现;而沪深两市多只“仙股”或将步中弘股份后尘。
  中弘股份2017年净利润亏损25.11亿,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8.85亿。债务问题也较为严重,截至10月29日,公司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78.16亿元。
  公司正在通过变卖资产来筹措偿债资金。据阿里拍卖网信息显示,中弘股份将拍卖不良债权和商铺。前者是截至10月31日标的债权本金25亿元,债权利息(含罚息)及违约金8.64亿元,合计33.64亿元;后者为位于海口市的24家商铺位。
  “中弘股份退市案例说明公司基本面一旦恶化,终将被投资者抛弃。”深圳一家私募基金分析师表示。

  Wind数据统计,11月8日ST概念板块整体上涨2.88%。事实上,在最近15个交易日里,有12个交易日板块翻红,累计上涨16.73%。  事实上,与中弘股份情况接近的壳股、低价股在资本市场上并不少见。就在近期,ST概念股却在上演狂欢的一幕,游资火中取栗。

  深圳一名券商分析师表示,ST板块得到游资炒作主要有多方面因素,其中并购重组政策放开部分限制,比如IPO被否后借壳上市期限从3年缩短至6个月,刺激壳资源价值回升。但在他看来,ST股炒作不可持续。
  “无论是壳股还是低价股,共同特点就是基本面出现较大问题,比如资不抵债,有爆雷的可能性,退市风险比较高。”该名券商分析师表示。
  比如*ST凯迪(000939.SZ)、*ST华信(002018.SZ)、*ST海润(600401.SH)均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ST长生则因为疫苗安全事件触及退市红线。




数数道
积分:4918

回复 板凳 发表于 2018-11-09 16:23
郭施亮:
退市
中弘股份因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股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却因此深陷终止上市的困境之中。最近一段时期,中弘股份一直积极与交易所沟通,但始终未能够获得实质性的进展,而随着11月8日深交所最终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中弘股份的退市命运也最终敲定。
根据规定显示,今年11月8日,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且自今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而待退市整理期三十个交易日的交易完成之后,整理期届满后的次一个交易日,深交所将会对中弘股份进行摘牌,从此中弘股份也就正式告别A股市场这一个大舞台。
对于此次中弘股份的正式退市,实际上还是具有不少的影响意义。
其中,中弘股份作为A股市场首家面值退市股票,而随着中弘股份拉开面值退市序幕后,未来可能会对一元股上市公司敲响了警钟,而未来A股市场中的一元股、二元股退市预期将会明显升温。
此外,在强化股市退市率的背景环境下,提升股市退市率逐渐成为了发展主基调,而这与IPO发行常态化形成了对应。或许,对于未来的A股市场,可能会存在多种形式的退市情形,而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压力也可能会水涨船高。
但是,在中弘股份正式退出A股大舞台的背后,却给市场留下了三点疑问。
第一点疑问,则是中弘股份拉开面值退市的序幕,未来会否对跌破面值的股票存在错杀的风险。
在实际情况下,虽然中弘股份的基本面状况并不理想,且深陷债务危机的困局之中,但从今年以来的股价表现来看,中弘股份有50%以上的价格跌幅发生在今年,而这或多或少受到同期市场环境的影响。
退一步思考,假如A股市场发生非理性的大幅下行表现,那么面对当前一元股、二元股遍地的现象,有可能导致大量低价股尤其是超低价股存在跌破面值的风险,而在此期间,可能不排除存在错杀的问题。
不过,对于这一种现象,可能属于比较极端的现象,但若面值退市拉开了序幕,这一种错杀风险还是需要提防,终究A股市场多数投资者热衷于低价股的炒作,而长期形成的低价股投资思维,也可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第二点疑问,面值退市股票设置退市整理期有必要吗?
一般而言,对于确定退市的上市公司,往往需要经过退市整理期后,才进行摘牌,而后再到三板市场交易。但是,对于退市整理期的设置,本身是给投资者带来一个可退出的机制,意在借助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交易时间减少投资者的亏损负担。
但是,从实际情况分析,进入退市整理期的股票,都几乎离不开一字跌停板的走势,且经过连续多个一字跌停板后股价才得以打开跌停,而此时此刻散户才有机会进行抛售。但是,与停牌前的股票价格相比,退市整理期内打开跌停板的价格水平,往往远低于停牌前的价格,而对于投资者而言,对于过低的股票价格,本身抛售意义已经不大,还不如耐心等待三板市场的交易,而退市整理期的设置,并未从实质性带来投资者保护的效果。由此一来,容易产生这样的质疑,对于退市整理期的设置真的有必要吗?
第三点疑问,提升股市退市率固然重要,但投资者切身利益又该如何得到保障呢?
继中弘股份开启面值退市序幕之后,中弘股份不会是首家因连续跌破股票面值而遭到退市的上市公司,紧随其后,可能会有部分股票步入面值退市的风险。受此影响,将会或多或少提升A股市场的退市率水平,而当股市处于非理性下跌的行情,这一种面值退市压力也将会更加明显了。
但是,在实际情况下,提升股市退市率固然重要,但保障投资者切身利益更加重要。然而,对于面值退市的股票,假如上市公司有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处理,乃至出具行政处罚书,则投资者仍可能获得投资者索赔的机会。不过,鉴于A股市场投资者索赔效率较低,投资者仍需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或许,这也是市场加快完善民事赔偿机制以及简化前置条件与索赔程序的迫切所在。但是,假如在极端非理性的市场行情下,触及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并未牵涉到证监会立案等问题,而是因股市极端走势而遭到错杀,那么此时此刻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又该如何保障呢?这,显然也是需要考虑与解决的问题。
在IPO发行常态化的背景环境下,提升股市退市率,逐渐形成股市退市常态化的状态,这将会有利于均衡股市上市率与退市率长期失衡的发展状态。但是,提升股市退市率固然重要,但核心所在,还是重在保障市场重要参与者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只有充分保障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完善投资者的索赔程序与提升索赔效率,这才是提升股市退市率的重要前提条件。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贴请遵守 论坛协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